歡迎訪問:影音先鋒每日資源站333-影音先鋒手免費手機資源站-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!

當前位置:百人牛牛哪里买外挂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強暴小說  »  【戰國蘭斯外傳:穿越者塞利卡】5

戰姬今天已經打了一天的仗,之后又被我狠狠的凌辱一番,再加上近半小時
的活塞運動,此時的戰姬已經開始體力不支,眼珠翻白,淫叫聲也變的無力。
  又干了十來分鐘,陰莖總算傳來射精的快感,我一陣低吼,將大量的精液全
數射進了戰姬的小穴深處。
  「啊啊啊……屁股有熱熱的感覺……塞利卡總算射精了嗎?……人家……人
家……又要泄了……啊啊……」
  戰姬話一說完又達到高潮,我也趁機補魔了一番,雖然消耗不少體力,但魔
力倒是恢復了不少。
  戰姬在我射完精后,兩眼無神的支吾幾句,整個人腿軟的跪在地上。
  我冷笑的說:「處罰完成~!哈哈哈!」
  在那之后,我和戰姬穿戴整齊,戰姬撫摸自已的屁股,哀怨的說:「嗚……
好痛喔!你干嘛下手這么重!這樣我明天一定下不了床的啦!」
  我無奈的說:「你不要再叫了啦!我待會兒會叫鈴女幫你涂藥膏,如果明天
還是沒有消腫的話,大不了我讓你休息一天怎么樣?」
  「這還差不多?!?br/>  當我們往營區的方向走時,戰姬突然害羞的說道:「那個……」
  「嗯?」
  「很謝謝你今天救了我,如果你沒有即時趕到的話,我可能真的……已經死
在上杉謙信的手上了?!?br/>  我摸摸戰姬的頭說:「你不用謝我!你是我的女人嘛!男人?;ぷ砸訓吶?br/>是天經地義的事,用不著說謝謝!」
  戰姬笑著說:「可是……該怎么說呢?當時你救了我的那一刻,我的心確時
跳的很快,這種心動的感覺……我還是頭一次感覺到!」
  我笑著說:「那種心動的感覺就是戀愛的感覺??!那你有沒有愛上我???」
  「這個嘛……我想我應該……是真的愛上你了吧!」戰姬話一說完,就親了
我一下。
  我摸摸自已的嘴唇,驚訝的說道:「你怎么突然變成這個樣子?讓我有點不
太習慣?!?br/>  戰姬臉紅的說:「是你要我愛上你的嘛~!我會變成這個樣子……還不都是
你害的~!還有……從今以后……要我跟你上床可以,不過……我希望你能喊我
的名字!」
  「名字?德川千是嗎?」
  戰姬點點頭說:「嗯!雖然戰姬這個名字我也喜歡,但我比較想要我喜歡的
人能叫我千,畢竟千才是我的本名!」
  我溫柔的說:「我知道了,那么……再次請你多多指教啰!千?!?br/>  「嗯?!?br/>  就這樣,戰姬的好感度也攻略完成了,而北陸攻略戰即將進入高潮。
  第10章:北陸的第一美女—雪姬
  話說賤岳之戰結束之后,雙方各自退兵,但由於上杉謙信遲遲未歸,直江愛
便帶著一隊人馬前去尋找謙信的下落。
  「謙信!謙信!謙信你在哪里???」
  愛一邊大聲的叫喊,一邊往樹林的方向走,突然間,她看到謙信正一個人站
在樹下。
  愛上前問道:「謙信!謙信!你沒事吧?因為你一直沒有回來,我好擔心你!」
  只見謙信一臉淚水的轉過頭來,愛緊張的問道:「謙信!你怎么了?發生了
什么事嗎?我看到你跟織田家的異人在決戰,突然間你就跑掉了,是那個人對你
做了什么嗎?」
  謙信困惑的說道:「他沒有對我做什么,他只是……他只是說我漂亮而已!」
  「???什…什么?」愛一頭霧水的說道。
  謙信混亂的說道:「他明明只是說我漂亮……但從那之后我整個人就心跳加
速,臉也變紅了!」
  這時愛撫摸著謙信的臉頰說道:「謙信……難道你……」
  謙信接著說道:「我明明一點也不難過,但是淚水不知道為什么就流了下來,
小愛……我這到底是?」
  愛說道:「謙信……難道你……難道你對那個男人一見鍾情了?」
  「一…一見鍾情?!我嗎?這怎么可能呢!那個人不但是來自於異世界的人,
而且他還是敵人??!」
  「但是這跟愛情一點關系也沒有??!愛上了就是愛上了!只要感覺對了那就
行啦!」
  聽到愛這么說,謙信從困惑轉而接受,淡淡的說:「難道這就是愛嗎?」
  愛感嘆的說:「這真是難為你了!原本只知道吃和戰斗的你,居然也談起戀
愛來了!」
  「這…怎么會這樣……我到底……」
  愛無奈的說:「不過……你怎么會愛上那樣的人呢?而且還是敵方的大將…
…真是的!」
  謙信激動的抱著愛哭道:「小愛……對不起!都是因為我……」
  「好啦!好啦!不要哭了啦!」愛溫柔的安撫謙信說道。
  愛心想:「那個叫塞利卡的……他到底是什么人???居然能夠讓謙信愛上他!
而且謙信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這個樣子,真是……」
  過了一會兒,愛拉著謙信慢慢的走回營區,這時謙信說道:「小愛…我是上
杉家的領主對嗎?」
  「沒錯!」愛簡短的說道。
  「身為領主是不能做出一已之私的事情的對嗎?」
  「沒錯!」
  「所以……下次見面的時候……我就要把那個人給斬於劍下……」謙信說著
說著又擺出一副快要哭出來的表情。
  愛無奈的說道:「你做的到嗎?」
  「我會努力的!」謙信緊握著拳頭,但是一點自信都沒有的說道。
  看到謙信這個樣子,愛感到既心疼又無奈,只好低聲嘆氣。
  回營之后,朝倉家派人來邀請謙信和上杉的重臣們一同參加宴會。
  一聽到宴會上有好吃的,謙信馬上眼冒星星,肚子也叫了起來。
  愛要謙信先去整理一下儀容,然后再帶著其他人一同參加宴會。
  在宴會上,義景與謙信同坐在上座,義景感激的說道:「謙信大人,今次真
的是非常感謝您!若不是你們上杉家的相助,恐怕我們朝倉家和整個越前都已經
慘遭織田家那異人的毒手!您的大恩大德,老夫真是永生難忘!」
  謙信謙虛的說道:「您過獎了!義景大人,在下此舉只是舉手之勞罷了!我
們上杉與你們朝倉本來就是唇亡齒寒般的密切關系,我等豈能見死不救!再說…
織田家近日征戰無數,讓JAPAN各地陷入戰火之中,我謙信最討厭那種因為
私欲而擾亂和平的人了!」
  義景點頭說道:「謙信大人說的好??!這點老夫深有同感!老夫也看不慣那
種只憑武力而擾亂天下的人了!今日老夫命人招開宴會,準備一些酒菜,不成敬
意,還請謙信大人笑納!」
  謙信說道:「義景大人您太客氣了!如此美味的佳餚,看的讓人食指大動!」
  義景笑道:「哈哈哈!既然這樣的話,待會兒謙信大人可要多吃一點!來,
老夫先敬您一杯!」
  義景話一說完就幫謙信倒酒,謙信客氣的將酒一飲而盡,之后宴會正式開始,
大家都舉杯慶祝,看著眼前美味的佳餚,謙信的肚子已經餓的咕咕叫了,不過為
了保持風度,謙信還是很規矩的遵守餐桌禮儀,沒有狼吞虎嚥起來。
  宴會結束后,謙信等人回到上杉家的營帳里,愛幫謙信泡杯茶后,問道:
「謙信,明天的戰斗你真的行嗎?千萬不要勉強喔!如果你真的無法下手的話,
那我就來出個計策來對付那個異人?!?br/>  謙信搖搖頭說:「不用了!小愛,我已經沒有問題了!剛才看到義景大人、
雪姬小姐和朝倉家人們那種期望的眼神,我豈能如此窩囊!為了北陸的和平,我
會拿出勇氣來戰斗的!」
  看到謙信信心十足,愛也不再多說什么,只要求謙信要萬事小心。
  隔天早上,兩軍又再次交戰,由於戰姬身體不適,所以我讓她在營中休息,
只帶著鈴女和火缽出陣。
  這時上杉謙信又沖了過來,士兵們一看到謙信全都嚇得落荒而逃,我上前來
說道:「等你很久了!謙信,盡管放馬過來吧!讓我們為昨天的決戰分出個勝負!」
  聽到我這么說,謙信又回想起昨天的事,不由得臉紅心跳,但她馬上又集中
精神,心想:「平常心!平常心!我昨晚已經下定決心了!為了北陸的和平,我
要拿出勇氣來戰斗!」
  謙信擺好架式,氣勢十足的朝著我攻了過來,我也舉劍抵擋,兩人又打了三
百多個回合,依舊不分勝負。
  在那之后,戰爭也陷入膠著,誰也沒有佔到便宜,所以雙方只好鳴金收兵,
各自回去。
  回營后,鈴女問道:「塞利卡,你為什么不多派一點人呢?像是五十六跟亂
丸她們都還留在尾張待命,明明只要把她們給叫來,戰爭就能一口氣解決了??!」
  我說道:「現在還不是時候,我之所以要保留實力,是為了等上杉軍撤退之
后,再一口氣跟朝倉家分個勝負,上杉跟我們一樣都是遠征軍,但是跟我們比起
來,上杉的不安定要素太多,其一是謙信的叔父上杉憲政,聽說他一直很不滿上
杉家那種以女人為主的政治體制,他很可能會趁著謙信遠征的時候發動謀反;其
二是甲信的武田,武田與上杉一直處於斷交的狀態,隨時都有可能會爆發戰爭,
而謙信前去遠征,正好給武田一個大好機會,所以……我們只要耐心的等待上杉
退兵就行了!」
  鈴女說道:「原來如此,不過事情會有這么順利嗎?」
  一切正如我所想的一樣,上杉家最后還是退兵了,但不是因為憲政的謀反或
是武田家的侵略,而是由一場大地震所導致的。
  話說兩軍交戰多日,義景將兵權交給三郎和四郎后,便帶著雪姬和一郎、二
郎先回一乘谷城處理一些政務,同時也命人收購糧食和武器,準備做長期抗戰。
  這時雪姬端了一杯茶,走進房里說道:「父親您辛苦了!先來喝杯茶休息一
下吧!」
  義景說道:「謝謝你??!雪姬?!?br/>  正當義景要喝茶時,突然看到茶水在震動,接著整個城堡開始劇烈的搖晃。
  雪姬害怕的叫道:「哇啊啊~!父親…有地震!」
  「雪姬別怕!我們快躲到這里來!」義景拉著雪姬蹲在柱子的下方。
  過了一會兒,等到地震完全停止了,義景和雪姬才慢慢的站了起來。
  雪姬擔心的問道:「父親,您沒事吧?」
  義景說道:「父親沒事!那你呢?雪姬?!?br/>  「我也沒事!??!柜子都倒掉了!父親,這是JAPAN一百年一次的大地
震嗎?」雪姬看向整個房間后問道。
  義景搖搖頭說:「不,如果是一百年一次的大地震的話,不應該只有這種程
度而已,如果真的發生了,那這座城堡也應該會垮掉才對!」
  「會這么嚴重??!」雪姬驚訝的說。
  兩人所談的正是八歧大蛇每一百年一次脫皮而引發的大地震,不過距離一百
年的時間還尚早,不過此次的地震也代表著大蛇即將要蘇醒的徵兆。
  這時一郎跟次郎跑了過來,一郎擔心的問道:「父親、雪姬,你們沒事吧?」
  義景說道:「我們沒事,對了!城里的情況怎么樣了?」
  次郎緊張的說:「不好了!父親,因為剛才的地震,城里的房子大多倒塌,
各地都出現災情,雖然已經派五郎、六郎他們去處理了,但傷亡狀況恐怕難以估
計!」
  「你說什么?!」義景大吃一驚,匆忙的帶著孩子們來到街上,只見街上的
房子都倒塌在地,士兵們忙著搶救傷患,雖然家臣們已經組織了救災小組,但是
情況還是非常的嚴重。
  「怎么會這樣……怎么會這樣呢?我軍正在與織田軍交戰,如此重要的時刻
居然發生了這樣的大事,難道……這是老天爺要亡我朝倉嗎?」義景悲痛的說道。
  「父親,請您振作一點!」雪姬緊抓著義景的手說道。
  一郎說道:「父親,這種時候還是跟織田家求和吧!」
  「求和?現在的局勢對織田極為有利,他們怎么可能會答應求和呢!」義景
激動的說道。
  「讓我來吧!」
  「雪姬!」
  雪姬說道:「就讓我來當使者去向織田求和吧!」
  義景搖搖頭說:「萬萬不可??!天知道那個異人會怎么刁難你??!」
  「就是??!雪姬,你陪在父親的身邊就好了!這種事讓哥哥們來做就行了!」
  「不!」雪姬堅定的說:「我也是朝倉家的一份子,現在家中有難,我豈能
袖手旁觀!再說……我既不會打仗,也不會出計謀,但至少我還能充當使者吧!」
  「雪姬……」
  看到雪姬如此堅定,義景忍痛的說:「好吧!既然你心意已決,這件事就交
給你吧!」
  「謝謝您!父親?!?br/>  「不過……你要答應我,無論織田家提出什么樣的條件,只要是不合理的,
你千萬不能答應!知道了嗎?」
  「我會謹記在心的!」
  當天下午,雪姬就在眾人的目送下,坐上轎子,朝著織田的陣營去了。
  另一方面,由於越前發生大地震,所以我將本陣轉移到了北近江的小谷城,
但是我并沒有松懈對朝倉的警戒,我派忍者前去偵查,并將各種消息給帶了回來。
  我在聽取忍者帶回來的消息后,心想:「越前發生大地震,朝倉家損失慘重,
正好是進攻的最佳時機,不過上杉家卻還是擋在那邊,要不用從屬的方式來支配
朝倉?可是這樣就推不了雪姬了!」
  正當我在苦惱的時候,突然火缽在門外說道:「主人,朝倉家的公主,朝倉
雪姬求見?!?br/>  「雪姬?會是她本人嗎?讓她進來吧!」
  火缽將紙門拉開,只見一名女子走了進來,她先是向我行了禮,然后說道:
「突然來訪實在冒昧!我是朝倉家的雪姬,今次是有很重要的事要來與塞利卡大
人商談!」
  「喔?那你想談什么呢?是不是想要來求和???」我說道。
  「是的!今日越前一帶發生了大地震,朝倉家的領地受到很嚴重的災害,所
以我們想與貴國求和,我懇請塞利卡大人答應這件事,無論您要提出什么條件我
都答應!」雪姬話一說完又再次把頭低了下去。
  「喔?什么條件你都答應是嗎?」我狡猾的說道。
  「是…是的!」雖然雪姬事前和父親約定好不能隨便答應對方所提出的條件,
但此時她們屈於下風,若是不把條件給放寬一點的話,她們是得不到任何好處的。
  這時我霸道的說道:「既然這樣的話……我要你主動獻身,陪我一整個晚上!
你肯答應嗎?」
  「我知道了……但能否請先借我浴室一用?我想要沐浴更衣?!?br/>  「好的!沒問題,火缽你帶雪姬到浴室去,等她洗完澡后,別忘了要做檢查
喔!」
  「我知道了,主人?!夠鴆Щ耙凰低昃痛叛┘∈業姆較蜃呷?。
  洗完澡后,雪姬只穿著一件浴袍就來到了我的房間,而我也事先鋪好了床。
  我直接拉下雪姬身上的腰帶,頓時浴衣就解了開來,雪姬性感的裸體出現在
我的眼前。
  我滿意的說道:「嗯~!真是不錯!皮膚很白皙??!你還真是人如其名,肌
膚勝雪??!雪姬?!?br/>  「您…您過獎了……」雪姬用手遮住自已的重點部位,十分害羞的樣子。
  這時我也將衣服給脫光,胯下的肉棒慢慢的變的堅挺,這是雪姬第一次看到
男人的裸體,有些害羞的別過臉去。
  我霸道的說道:「首先來接吻吧!我要你主動吻我!明白嗎?」
  雪姬心想:「只是嘴對嘴而已……根本就沒什么好怕的!」
  雪姬下定決心后,直接伸出雙手摟著我的脖子,主動的獻上香吻,而這也是
雪姬的初吻,除了初吻之外,雪姬所有的第一次,我通通都會拿到手。
  雪姬吻過來后,我用舌頭撬開她的嘴唇,讓兩人的舌頭交纏在一起。
  我伸手捧著雪姬的臉頰,在一陣熱吻后,雪姬的眼神變的迷茫起來,臉上也
帶點春潮。
  突然我伸手撫摸雪姬的小穴,雪姬驚訝的把腿夾住,但并不妨礙我挑逗她的
小穴。
  我笑著說道:「呵呵,看來有點濕了,難道你光是接吻就會有感覺嗎?」
  「才…才沒有呢!我……」雪姬害羞的滿臉通紅,她自已也不知道是怎么一
回事。
  我將雪姬平放在床上,直接分開她的大腿,看到那還緊閉著的處女小穴,我
感覺越來越興奮,肉棒也變的更加堅挺。
  我將肉棒對準肉屄入口后,腰部輕輕一推,粗大陰莖順利的滑入雪姬的淫屄,
當我碰到雪姬的處女膜時,我一鼓作氣將肉棒給插了進去。
  「好痛!」
  雪姬忍不住喊痛一聲,破處的疼痛讓她滿頭大汗,嘴里不斷的喘息。
  我說道:「忍耐一下,很快就會覺得舒服的!」
  在插入雪姬體內后,我慢慢的抽動我粗大的大肉棒,并享受雪姬那濕熱滑嫩
的陰道粉肉夾擊。
  「好一點了嗎?」我問道。
  「嗚嗚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我不知道啦!」雪姬臉紅的說。
  看著雪姬害羞的表情,讓人有種想狠狠干她的沖動,不過這是她的第一次,
為了避免造成傷害,所以不能干的太兇。
  這時我發動性魔法,在性魔法的作用下,雪姬感覺到一種舒服的感覺,小穴
里的淫水也越來越多,我慢慢的加快抽插的速度,兩人的性器發出「噗滋!噗滋!」
的水聲。
  雪姬忍不住淫叫道:「啊啊……請您慢……慢一點!啊啊……男人的肉棒…
…好大??!……啊啊……屁股……屁股被塞的……滿滿的!……嗚嗚嗚……小穴
……會被撐壞掉啦~!」
  雪姬緊閉雙眼,俏臉顯得有些不適,但嘴里的叫聲卻是淫聲饒繞。
  我一邊干著雪姬,一邊伸出雙手搓揉著她碩大的奶子,毫不客氣的搓揉起來。
  「啊啊……感覺……好奇怪……啊啊……好…好舒服喔……啊啊……」
  見雪姬開始覺得舒服了,我用手指捏住紅腫的乳頭用力的上拉,雪姬這對雪
白的奶子馬上被我拉成圓錐狀。
  「啊啊……好痛……請您不要這樣拉人家的胸部啦!」雪姬眉頭微皺的哀求。
  「嘖嘖~你的奶子挺大的嘛!真是讓人愛不釋手!」
  我雙手緊抓雪姬柔嫩的大奶子,胯下的肉棒用力的狂干著,每一下的活塞運
動都會撞的雪姬的胸部搖晃不已。
  「啊啊……不行了!不行了!……屁股會壞掉啦~!……嗚嗚嗚……真的會
壞掉啊~!……啊啊啊……」雪姬被我干的臉紅氣喘的淫叫道。
  我笑著說道:「還沒有完呢!雪姬,我會讓你享受到性愛的快樂的!」
  這時我發揮性愛的技巧,讓雪姬盡情的享受性愛的快感,雪姬也覺得很驚訝,
明明自已不久前還是處女,但是現在卻淫蕩的發出如此下流的淫叫聲,而且在我
的引誘下,雪姬各種淫亂的詞語全都喊了出來。
  「嚶嚶嚶……不要!不要??!……塞利卡大人……求求您放過雪姬吧!……
這樣下去……這樣下去……人家會瘋掉啦~!……嚶嚶嚶……塞利卡大人的雞巴
……太大了!……屁股會被干壞掉啦~!……嗚嗚嗚~~」
  雪姬紅著臉,咬著牙根,滿臉香汗的淫叫,但是她越是求饒,反而激起我的
想更粗暴的沖動。
  「啊啊啊……好爽……好舒服啊……人家…………現在身體……好熱……小
穴被干的……好爽好舒服啊……啊啊……又熱又麻的感覺……」
  「喔喔喔喔~!干死你!干死你!現在知道我的厲害了吧!」
  「嚶嚶嚶……全身好熱……好爽好舒服……嚶嚶……屁股要裂開了……大雞
巴……干的人家……好爽好爽……嚶嚶……被塞滿的感覺……好棒啊~!」
  雪姬被我干的雙眼翻白、香汗淋漓,嘴里盡是滿足的浪叫聲,看來雪姬也是
淫到骨子里的騷貨,能干到這樣的美女,我也算是賺到了,我在心里暗中發誓一
定要想辦法完全佔有她。
  「啊啊啊~!……塞利卡大人……求求您……快停下來吧!人家……人家真
的不行了~!……啊啊啊~!……求求您放過我吧!會有東西……噴出來的啦~!」
  雪姬纖瘦的嬌驅不住顫抖,用著無辜的眼神與近乎哭泣的聲音向我求饒。
  我明知故問的說:「嘻嘻~是什么快出來了?你要講清楚???」
  「嗚嗚嗚~!是……是那個……請您饒了我吧……嚶嚶嚶~!……人家……
快不行了啦~!……嗚嗚……再不停下來……下面會……會……」
  我繼續淫笑說:「嘻嘻~會怎么樣???」
  「會……會有液體噴出來啦~~嚶嚶嚶……求求您……不要再繼續了……啊
啊……」雪姬話還沒說完,我的肉棒瞬間被筋孿的陰道緊緊咬住,雪姬的雙腿也
劇烈的抽蓄著。
  雪姬接著激動的哭喊:「啊啊啊~!不行了!不行了!要噴出來了!淫水要
噴出來了啦~??!嗚嗚嗚嗚~~請您不要看!不要看人家啦~!嗚嗚嗚~~好丟
臉!好丟臉喔~!」
  隨著雪姬的哭喊的同時,她的肉屄也噴出大量溫熱的淫水,感受到雪姬潮吹
時的刺激,我也有股想要射精的沖動。
  我說道:「雪姬,我要射了!」
  「不…不要??!不要射在里面……會懷孕的……啊啊啊?。。?!」
  在雪姬淫叫聲中,我趁機將精液全都射進了她的小穴,感受到精液的熱度,
雪姬呻吟的說:「啊啊……好燙啊……啊啊……」
  高潮過后,雪姬問道:「這樣您肯答應求和的事情了嗎?」
  「這個嘛……我只答應一個星期?!?br/>  「一…一個星期?!太短了吧!最少也要三個月,不然的話……嗚……」
  我不等雪姬把話說完,就直接將她壓在身下,然后用很霸道的語氣說道:
「不然取消算了!你真的以為只要談條件就會有用了嗎?我告訴你!像你這種行
為就是飛蛾撲火,不會武功就敢深入敵營,真是找死的行為!我大可直接把你當
作人質,然后再逼義景那老頭開城投降,就算你們找上杉家當靠山也是沒有用的!」
  「你真卑鄙!」雪姬怒道。
  「哼!這就是亂世的鐵則??!這個世界上永遠都是力量強的人說的算,弱小
的人不是乖乖的服從,就是等著被消滅!現在……你就親身的來感受吧!」
  「不要!放開我!來人??!救命??!」
  雖然雪姬試圖求救,但是在小谷城里是不會有人來救她的,之后雪姬認了命,
任由我對她擺佈,我也趁機奪走了她的嘴巴和肛門,就連顏射、乳交等玩法也都
試過了。
  這一晚我感覺到大大的滿足,而雪姬則痛苦的以淚洗面。
  隔天早上,我親手寫了兩份求和文書,其中一份是要給雪姬的,我在文書上
詳細的注明了只答應一個星期的條件。
  雪姬仔細的看了看文書上的內容,對於只答應一個星期的條件,雪姬感到很
憤怒,但卻也無可奈何,只好乖乖的在文書上畫押,然后把文書給帶回去。
  之后雪姬坐上轎子,朝著一乘谷城的方向前去,途中雪姬不斷的掉眼淚,心
想:「父親……還有哥哥們……真是對不起!我真的是……」
  看著雪姬離去的身影,我對著眾人說道:「好了,按照約定,我軍就撤退吧!
另外戰姬你就幫我把糧食都送去給朝倉家吧!」
  「為什么要這么做呢?」戰姬疑惑的問道。
  「戰爭已經結束了嘛!糧食帶太多也沒有意義,就送給朝倉順便賣個人情也
好??!」
  「是?!拐郊南耄骸覆皇撬狄桓魴瞧諍缶鴕俅謂ピ角奧??這樣賣人情
有用嗎?」
  當雪姬回到一乘谷城時,義景趕緊到大門來迎接她,義景擔心的問道:「雪
姬??!你沒事吧?你一個晚上都沒有回來,父親好擔心你!你沒有被那個異人給
刁難吧?」
  雪姬假裝堅強的說:「沒有父親,對了!織田家的異人答應求和了,他還寫
了文書給我?!?br/>  「這樣??!這真是太好了!辛苦你了!雪姬?!?br/>  「不會……能夠為朝倉家盡一份心力,那是我的榮幸!對了,父親,我能否
先去洗澡呢?我想要洗去身上的灰塵?!?br/>  「應該的!你快去吧!」義景趕緊叫侍女們來幫雪姬沐浴更衣,但雪姬卻要
自已一個人洗。
  雪姬將臉盆裝滿熱水后,慢慢的倒在自已的身上,突然看到有白色的液體從
小穴里流了出來,那正是我昨晚射進去的精液。
  雪姬回想起昨晚的屈辱,先是感到恐慌,然后咬牙切齒的說道:「我……我
是多么的無力又愚蠢!但是……只有那個男人,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!我一定
要殺了你!織田家的異人塞利卡!」
  雪姬在心里燃起了復仇的怒火,并發誓她絕不會善罷甘休的。
  這時義景正在看求和文書,當他看到織田家只答應求和一個星期的條件時,
義景感到非常驚訝,再三確認不是自已眼花之后,義景氣的罵道:「可惡的織田!
簡直欺人太甚!」
  義景把家臣們找來商討此事,大家都感到十分的生氣。
  一郎罵道:「可惡的織田!根本就是在耍我們嘛!」
  次郎附和的說:「就是??!而且只有一個星期是能夠做什么?難道是叫我們
收拾東西準備逃命不成?」
  三郎喊道:「這一次不能再忍了!我軍要主動出擊,給他們一點顏色瞧瞧!」
  看到眾人一直在爭吵,義景心想:「想不到被對方擺了一道!難怪雪姬回來
的時候,表情有些奇怪,我猜估計是被刁難了吧!唉~~我還真是個沒用的父親!
居然讓女兒去處理這種事!」
  這時有一名士兵說道:「傳令!織田家派人來送糧食了!」
  「你說什么?!」
  所有人聽到后全都大吃一驚,匆忙的跑到練兵場一看,只見練兵場上放滿了
糧食和各種軍需品。
  雖然義景感到很驚訝,不過他還是很生氣的說:「哼!可惡的織田!還在那
邊假好心!我們才不要接受他們的施舍呢!來人??!織田家的使者還在吧?叫他
把這些東西都給我拿回去!」
  士兵緊張的說:「可是……織田家的使者是那位戰姬耶!」
  「戰姬?!」一提到戰姬的名字,朝倉家的人們全都不寒而栗,主要是因為
戰姬的武勇讓他們留下深刻的印象,深怕一惹戰姬不高興,很可能會有殺身之禍。
  此時四郎說道:「父親……我們不如就把糧食給收下吧!」
  一郎怒道:「你在說什么蠢話??!四郎,織田在那邊假惺惺,如果我們真的
收下了這些糧食的話,不就等於是我們欠了織田一個恩情嗎?」
  「不,四郎說的對!」
  「父親?」對於義景突然改變心意,眾人都露出疑惑的表情。
  義景解釋道:「不管織田在打什么主意,百姓們需要糧食也是不爭的事實,
與其在那邊計較這個,不如先渡過這一次的災害,這才是我們身為領主該做的事!」
  聽到義景這么說,眾人這才豁然開朗,不過還是有些人不太愿意接受織田的
幫助。
  之后義景先叫人來檢查糧食,在確認食物沒有問題后,便派人把食物分給越
前的百姓,百姓們在分到食物后全都很開心,總算解決了糧食?;?。
  由於朝倉與織田講和,上杉也就沒有理由再繼續待在這里,在回程的時候,
謙信向義景表示,如果一個星期后織田果真來犯,那么上杉也愿意再出兵救援。
  對於上杉的仗義相挺,義景覺得很感動,并表示將來有機會的話,必定重重
的答謝上杉,雙方在互相道別后,謙信便率領著上杉軍回到領地。
  一個星期后,我按照先前的計畫再次率軍攻打越前,朝倉也派人向上杉求助,
謙信要愛點齊兵馬,并火速的趕往越前。
  這時上杉憲政說道:「慢著!謙信,難道你又想去幫朝倉打那種沒有意義的
仗嗎?」
  謙信說道:「叔父,這并非是沒有意義的戰爭!之前我就與義景大人有過約
定,只要織田再次來犯,我必定會率軍營救,我豈能言而無信呢?」
  「可是,就算是那樣……」
  「哎呀!現在沒有空說廢話了!該出發了!謙信?!拱苯喲蚨舷苷幕?,
并拉著謙信往練兵場走去。
  憲政怒道:「可惡的愛!居然又打斷我說話,哼!總有一天我會要你好看的!」
  這時有一名忍者來到了憲政的身邊,說道:「憲政大人,地方上的土豪們都
愿意協助您的計畫,只要您一聲令下,大家都會採取行動?!?br/>  憲政高興的說道:「很好!很好!哈哈哈!你們等著看吧!謙信、愛,上杉
由女人統治的時代已經結束了,現在是我們男人的時代了!傳令下去,在謙信她
們離開越后的國境后,就要大家立刻展開行動!」
  「是!」忍者話一說完就馬上消失不見。
  憲政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,心想:「這下子整個上杉家就是我的了!越后的
美女們也都是我的囊中之物了,哈哈哈!」
  當上杉軍抵達越前之后,戰爭又再次陷入膠著,雖然謙信想一口氣分出勝負,
但是織田軍也不是省油的燈,連續三天打下來,誰都沒有佔到便宜。
  謙信在營中說道:「織田家果然很厲害!我還從未遇到這么厲害的對手!」
  愛附和的說:「確實如此呢!像是今天的作戰計畫也失敗了,看來會變成持
久戰?!?br/>  這時勝子跟虎子很慌張的跑進來,勝子說道:「大…大事不好了!謙信大人、
愛大人,憲政大人他……他發動謀反了!」
  「你說什么?!」謙信跟愛都大吃一驚。
  愛追問道:「這件事是真的嗎?」
  勝子點點頭說:「嗯,憲政大人聯合地方上的土豪,趁著謙信大人不在,就
把春日山城和整個越后國給拿下來了?!?br/>  謙信問道:「怎么會這樣呢?現在城里的情況怎么樣了?」
  虎子說道:「現在城里的情況還算安定,只是憲政大人的謀反讓百姓們都很
不安,而且還聽說有不少的女性武將都被抓去當人質了?!?br/>  愛怒道:「真是可惡!本來以為有派忍者在暗中監視著憲政就不會有事,想
不到還是被對方給得逞了!謙信!我們要趕快回越后去,天知道憲政那傢伙還會
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來!」
  「可是……朝倉家該怎么辦?」謙信為難的問道。
  愛無奈的說:「雖然很不忍心,不過……我們現在也自身難保了,只好先向
義景大人訴說實情,然后再撤兵回越后吧!」
  「我知道了?!骨諾愕閫匪?。
  於是,謙信和愛便到朝倉的本陣說明這件事,眾人聽到后也都很驚訝。
  義景悲憤的說道:「想不到居然會發生這種事!沒辦法了,我會派人去向織
田投降的,謙信大人你們就快點回去吧!」
  一郎說道:「父親!我們還可以繼續戰斗,現在就說投降還太早了!」
  義景搖搖頭說:「一郎??!我知道你們都很不甘心,但是一乘谷城的城墻因
為之前的大地震而變的脆弱,根本就擋不住織田的大軍,而且戰爭拖的越久,受
苦的還是百姓們,我們身為領主自然是要站在百姓們的立場著想,所以……我們
就投降吧!」
  謙信遺憾的說:「真的很抱歉!義景大人,因為我們的緣故,所以才會……」
  義景揮揮手制止了謙信,說道:「謙信大人千萬別這么說!在諸多盟友中也
只有你們上杉肯出兵相救,這點老夫感激不??!但是啊……這一切都是我太小看
織田了!本來以為有了你們的相助就能打敗織田,現在看來……這或許真的是天
要亡我朝倉??!」
  聽到義景這么說,朝倉家的人們全都悲憤不已,甚至還有人偷偷的掉下眼淚。
  義景說道:「好了,你們兩位快回去吧!現在正是分秒必爭的時候!」
  「謝謝您!義景大人,還有真的……很抱歉!」謙信話一說完,就帶著愛一
同回到上杉的陣營。
  愛大聲的喊道:「全軍立刻撤退!我們要盡快趕回越后!」
  「是!」在愛的命令下,上杉軍立刻收拾東西,迅速的趕回越后。
  當上杉軍撤退之后,義景立刻寫下降書,并派人送往織田的陣營里。
  我看了降書之后,有些驚訝的說:「真想不到!我本來還以為朝倉家還會再
堅持一下,結果卻是馬上派人來送降書,看來他們似乎是真的毫無斗志可言了!」
  戰姬說道:「這應該是朝倉義景的主意吧!想說不要給越前的百姓們增加負
擔,所以就打算投降,好換取越前的和平?!?br/>  我說道:「總而言之,戰爭已經結束了,該是收尾的時候了?!?br/>  之后我率領大軍來到一乘谷城,義景按照約定開城投降,我要求將義景和雪
姬關進囚車,并帶回尾張,這點義景同意了,在他把事情託付給一郎之后,便和
雪姬一同坐上囚車,朝著尾張的方向前進。
  在回去的路上,我要鈴女負責監視著雪姬,免得她趁亂逃走,百姓們雖然不
舍,但是在織田軍的阻擋下,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雪姬離去。
  半路上,我軍先在小谷城過夜,我要雪姬像之前一樣來房間侍寢。
  雪姬在洗完澡后,靜靜的走了進來,見我背對著她,還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。
  雪姬拔出事先準備好的短刀,喊道:「你去死吧!塞利卡?!?br/>  「太慢了!」
  只見我迅速的從床上站了起來,用一招反禽拿就將雪姬手上的短刀給奪了過
來,同時我一手將雪姬給制服住。
  我大笑的說:「哈哈哈!你以為用偷襲的方式就能殺死我嗎?你怎么不去打
聽一下,當初鈴女也是想用這種方式來殺我,結果也是被我一招就制服了,像鈴
女這樣的高手都辦不到,更何況是像你這種連劍術都沒有學過的千金大小姐!」
  我話一說完就直接用短刀劈開雪姬的衣服,雪姬性感的身體又出現在我的面
前。
  雪姬怒道:「你這個可惡的異人!既然我殺不了你!那你就把我給殺了吧!」
  我笑著說:「笨蛋!殺了你實在是太可惜了!本大爺還想再好好的品嘗一下
你的身體呢!」
  我將短刀丟在一旁,然后將雪姬壓在床上,直接分開她的大腿,粉嫩的小穴
露了出來,我把粗大的肉棒直接插了進去。
  「不要??!好痛!你快點拔出去??!」
  「哼!還真緊呢!雖然還乾乾的,但是用性魔法馬上就會變濕了!」
  我話一說完就馬上發動性魔法,在性魔法的作用下,雪姬的小穴也變得越來
越濕潤,整個人也舒服起來。
  雖然雪姬被干的很爽,但是她的內心還是很厭惡,雙手不斷搥打著我的背,
嘴里咒罵道:「你這個混蛋!快點拔出去!啊啊……不…不行……啊啊……」
  我冷笑的說:「哼哼!覺得舒服的話就叫出來??!」
  「才…才沒有呢!我才沒有覺得舒服呢!」
  見雪姬還在嘴硬,我將性魔法的力量發揮到極限,頓時雪姬感覺有股電流流
過,整個人都變得很敏感,好像隨時都會達到高潮的樣子。
  我把雪姬的雙腿扛在肩上,粗大的肉棒像打樁機似的,瘋狂的在雪姬的小穴
里猛干。
  啪滋~!啪滋~!啪滋~!啪滋~!啪滋~!啪滋~!
  「啊啊啊~??!好爽、好爽、好爽啊?。?!……人家好舒服喔!……快用大
雞巴干死賤奴!……干死淫蕩的母狗!……嗚嗚啊啊啊~??!爽死小母狗了!…
…賤奴母狗現在好爽啊?。?!」雪姬緊抓著床單,嘴里說著各種淫蕩的話,甚至
連口水都流了出來。
  這也是我第一次將性魔法發揮到極限,看來效果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好的多,
即使沒有用到術式跟魔法陣,光是用肉棒猛插就足以讓貞潔的烈婦變成淫亂的蕩
婦。(性魔法可以透過術式跟魔法陣來達到洗腦的目的,不管對方是意志多么堅
定的人,最后都會變成只知性愛的蕩婦。)
  我又干了近百下,肉棒爽到終於要射精,我爽快的說道:「雪姬我要射了!
我要在你的小穴里射的滿滿的!」
  「啊啊啊?。?!不要!不可以!不可以射進來!人家會懷孕的……啊啊啊…
…不…不行了!要高潮了……要潮了啊啊啊啊?。。?!」
  雖然雪姬還有一些意識,但是性愛的快感卻讓她無法自拔,只見她馬上達到
了高潮,整個人滿臉紅暈,眼珠翻白的大叫。
  「喔喔喔喔??!射了!射了!老子要射啦?。?!」我爽快的大吼。
  我的雙手緊抓雪姬的水蛇腰,陰莖根部抽搐了數下,大量的精液全射進雪姬
濕熱的陰道深處,同時雪姬的下體也噴出高潮的淫水,晶瑩的蜜汁賤的我的胯下
濕了一大片。
  等肉棒抽搐完后,我把肉棒拔了出來,白色的精液就從雪姬的小穴緩緩的流
了出來,看這個量除非雪姬有吃避孕藥,不然她絕對會懷孕。
  高潮過后,雪姬看著自已的小穴,大量的精液流了出來,一想到自已剛才本
來應該堅持自已的立場,結果卻叫的那么淫蕩,再加上又被討厭的人給狠狠的中
出,很可能今晚就會懷孕,想到自已可能要懷上仇人的種,雪姬終於忍不住,大
聲的哭了起來。
  「嗚……嗚……嗚啊啊啊啊?。。?!」
  我驚訝的心想:「糟了!不小心把她弄哭了!這下子該怎么辦呢?」
  雖然我試著安慰雪姬,但是對她一點用也沒有。
  雪姬用哀怨的眼神瞪著我,哭喊的說:「你給我走開!我不想要再看到你!
異人塞利卡……如果沒有你的話……我們朝倉家也不會滅亡……我也不會遭受如
此侮辱!我這一輩子……都不會原諒你!」
  雪姬話一說完就直接跑了出去,我趕緊叫人跟在后頭,然后把衣服給穿上,
也跟著出去找雪姬。
  此時雪姬不知不覺就跑到鎮上,途中她隨手拿了一件晾在外面的衣服,把衣
服穿在身上之后,一個人往城外跑去。
  雪姬心想:「我一定要報這個仇!為了父親、哥哥們,以及死去的人們,我
一定要毀滅掉織田!殺死那個異人!」
  雪姬來到了河邊,想要把自已的身體給洗乾凈,不料才剛下水沒多久,就被
一群山賊給包圍起來。
  見對方一副不懷好意的盯著自已,雪姬害怕的說道:「你們…你們想要干什
么?」
  「做什么?哈哈哈!當然是要干你啦!想不到居然能在河邊碰到一名落單的
姑娘,而且還長的這么漂亮!這下子咱們可以爽上好幾天啦!」山賊老大大聲的
說道。
  山賊A拿著火把看了一下,說道:「嘿!老大!這姑娘好像是朝倉家的女兒,
朝倉雪姬耶!」
  「嗯?雪姬?真的是本人嗎?」
  山賊A說道:「應該是真的!聽說雪姬不但長的漂亮,而且還留著一頭水藍
色的長發,看這姑娘的長相應該是不會錯的!」
  山賊B也說道:「而且聽說朝倉家敗給了織田家,所以就算雪姬趁亂逃到這
里來也是很有可能的!」
  山賊老大得意的笑道:「哈哈哈!想不到居然能得到北陸的第一美女??!兄
弟們把她給我抓來!我們來好好的樂一下!」
  在老大的命令下,山賊們一邊發出不懷好意的笑聲,一邊朝著雪姬走去。
  雪姬害怕的喊道:「不…不要!你們…不要過來!來人??!救命??!」
  「哈哈哈!就算你叫破喉嚨也是沒有用的!這里可是我們的地盤,不會有人
來救你的!」
  此時山賊們已經抓住了雪姬,并將她壓在地上,雪姬拚命的掙扎,哭喊道:
「救命??!父親、哥哥……誰都可以……快來救救我??!」
  山賊老大脫掉褲子說道:「呵呵,你就乖乖的認命??!只要你讓老子們爽,
我們會好好的疼你的!」
  看到對方丑陋的肉棒,雪姬害怕的閉上眼睛,此時的她已經放棄了求救,只
希望這場惡夢能夠早點結束。
  不料!山賊們并沒有進行下一步的動作,反而是因為一場騷動而慌亂了起來。
  只見山賊老大要插入的時候,突然被人給割掉了老二,老大疼的大叫:「嗚
啊啊啊?。。?!我的雞雞被人給割掉了!是誰?是誰干的?!」
  山賊們環顧四周,但是卻連一個人都沒有看到,不由得提高警覺。
  突然間,只見一個紅發的男子迅速的沖入人群之中,一瞬間就把所有的人都
給殺個精光。
  雪姬張開眼睛一看,只見自已原本痛恨的人,現在居然救了自已一命。
  我問道:「雪姬,你沒事吧?」
  雪姬趕緊站了起來說道:「塞利卡……你怎么會在這里?」
  「我是來救你的!現在天色已經很晚了,我們回城里吧!」我一邊說一邊把
上衣脫下來,想要給雪姬披上。
  不料!雪姬卻大聲的說道:「我不需要你假惺惺!反正你只是把我當成你的
玩物罷了!用不著對我這么好!」
  雪姬拿起她撿來的衣服,不過衣服早已被山賊們給撕爛,根本就沒辦法穿。
  我問道:「那你打算怎么辦呢?朝倉已經滅亡,上杉又陷入內亂,你根本就
沒有可以投靠的地方?!?br/>  雪姬說道:「我的事不用你管!反正…總有一天,我一定會報仇的!我一定
會殺了你,然后把整個織田給毀滅掉!」
  我大笑的說:「哈哈哈!你還真有毅力??!不過在你成功之前,我恐怕早就
已經統一天下了也不一定!」
  雪姬反駁的說:「那是不可能的!即使你打敗了周圍的勢力,還有像武田、
毛利、北條、島津等實力很強的大名的,我只要說服他們,他們一定會聯合起來
對付你的!」
  我又問道:「那你要怎么說服他們來打我呢?你既沒有錢,也沒有什么寶物,
更不知道織田家的有什么珍貴的情報,那些大名又不是呆子,怎么可能拿不到好
處就答應幫你打仗??!」
  「這個……我……我……」此時雪姬被我問的說不出話來,因為正如我所說
的,雪姬一點籌碼也沒有,不過她還是假裝很有辦法似的,說道:「這件事不用
你管!反正你給我當心一點就對了!」
  當雪姬要轉身離去的時候,我沖上前去將她抱在懷里,雪姬掙扎的說:「你
放開我!你這個混蛋!」
  我說道:「我是不會放開你的!因為我不想看到你這樣傷害你自已?!?br/>  聽到我這么說,雪姬停止了掙扎,問道:「你又懂我什么?你根本就什么都
不懂!少在那邊假裝關心我!」
  「因為你是我的女人!說什么我都不會丟下你不管的!」
  「你!」
  雪姬愣了一下,對於我這突如其來的告白感到很驚訝,說道:「你……你到
底在胡說八道些什么??!我才不是你的女人呢!你只是…你只是…你只是把我當
成你的玩物罷了!」
  雪姬說著說著就哭了起來,整個人跪在地上,不斷的流下淚來。
  我緊緊的將她抱在懷里,我知道我傷害了她的心,即便是我想要的,屬不屬
於我那還不一定,又或許會因為這樣而傷害了別人的心。
  此時雪姬也不再掙扎,只是盡情的在我懷里哭泣,過了好一會兒,才慢慢的
止住了哭泣。
  我問道:「好一點了嗎?」
  「嗯?!寡┘У愕閫匪?。
  我將衣服披在雪姬的身上,正經的說道:「雪姬,我不會奢求你的原諒,但
我希望你能夠活下去,就當作是為了你的父親,還有你的哥哥們?!?br/>  「父親……哥哥們……」一提到自已的家人,雪姬在腦海中浮現出了他們的
模樣,同時也起了思念的心。
  我接著說道:「雖然世人都說我只是個將JAPAN各地陷入戰火的異人,
但那只是別人對我的誤解,我不在乎別人看錯我,即使有人說了我的壞話,嘲笑
了我的作法,但我仍然是我,雖然你也跟別人一樣誤解了我,但我希望你能夠給
我一個機會為你做一些補償?!?br/>  雪姬冷笑的說:「呵呵,補償?你把朝倉家給毀了!又殺害了那么多的人,
你拿什么來補償我?」
  我說道:「人死不能復生,但是毀滅掉的房子能夠重蓋,只要人還活著就會
有希望,你也還活著不是嗎?難道你不希望能夠看到朝倉家復興的一天嗎?」
  雪姬疑惑的問道:「難道說……你打算復興朝倉家?這是什么意思?你到底
在打什么主意?」
  我笑著說:「這個暫時無可奉告!總之……好好期待吧!我是絕對不會讓你
失望的!」
  於是,雪姬在被我半哄半騙的情況下,給帶回城里去了。
  我命人幫雪姬準備洗澡水還有乾凈的衣服,等雪姬洗完澡后,我說道:「你
今晚就好好休息吧!至於將來該怎么做?你還有很多時間可以慢慢考慮?!?br/>  雪姬沉默不語,今晚發生的事情已經夠她受的了,此時的她早已身心疲憊,
很快就進入了夢鄉。
  當我離開的時候,鈴女站在走廊上,問道:「你這樣好嗎?難道你不怕她再
離開你?」
  我說道:「如果她再離開的話,那就代表她不屬於我,我又何必強求呢?」
  鈴女問道:「這個應該不是你的真心話吧?難道你是那種『放棄一棵樹而選
擇整片森林』的人嗎?」(原意是指:何必為了一棵樹而放棄整座森林呢?)
  聽到鈴女這么說后,我冷笑的說道:「哼哼!你說的對!這確實不是我的真
心話,我是一個貪心的人,『寧可不要有,要了就要全都拿到手!』這才是我的
真心話!」
  鈴女笑道:「塞利卡果然是個很有野心的人!聽說有野心的男人會令女人著
迷,這是真的嗎?」
  「誰知道呢?那你對我著迷了嗎?」
  「人家本來就對你很著迷了??!不然我們回房間來一發吧!」
  我笑著說:「你是這幾天沒被干,小穴又癢了吧?好好好!我們回房里干!」
  這一晚,我跟鈴女在來了五發之后才結束,我抱著鈴女柔軟的身體,靜靜的
思考著接下來的事情,而整個戰國亂世又將進入新的局面。


百灵百人牛牛挂机脚本:相關鏈接:

上一篇:【戰國蘭斯外傳:穿越者塞利卡】6 下一篇:【戰國蘭斯外傳:穿越者塞利卡】4

百人牛牛哪里买外挂 www.eyyug.com 警告: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,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,否則后果自負!
鄭重聲明: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,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,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,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!
免責聲明: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,版權歸原創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,請通知我們,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,謝謝合作!
好搜 百人牛牛哪里买外挂 百度 | 永久網址: